上海快3玩法
  • 講座報名
  • 最新活動
  • 電子微券
  • 精彩專題
  • 報名須知
[報名須知]

報名方式:
1.微信報名:用戶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學堂”,或手動輸入微信號:gyconfucianism,添加并關注“孔學堂”微信公眾號,點擊底部菜單“講座報名”即可進入報名系統(適用于高校學生聽課修學分及市民網絡報名);
2.現場報名:市民可前往貴陽孔學堂文化傳播中心推廣部活動科進行現場報名【詳細】

李樺:陽明心學與青年學生的心理建設

2017-01-09 03:08 來源:孔學堂網

  【編者按】2016年4月10日,孔學堂陽明心學與當代社會心態研究院正式成立,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致賀詞,副省長何立出席、致辭并為研究院揭牌。其間,召開了以“陽明心學與當代社會心態問題”為題的高端理論研討會,張厚璨等相關領域知名學者先后作了主旨發言,進一步就如何建設研究院、如何開展陽明心學與當代社會心態問題研究、如何進行陽明學研究與貴州現實社會的切入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之后,本刊開設專欄,連續刊登了學者們在會上的精彩發言。

李樺

  專家簡介:李樺,哲學博士,中山大學哲學系副教授、碩士生導師。

  尊敬的各位學者,各位朋友,下午好!我是最后一個發言,我想多一點時間留給大家更好的發言。首先非常感謝徐書記的邀請,能夠再次有機會到孔學堂共襄盛舉。作為一個后學,在這邊可以開會,可以學習,還可以分享到張厚粲老師九十華誕的蛋糕,我特別感受到這是一個特別溫潤、特別情感的會。

  在這里,我就特別說兩句關于張老師。前幾天,在我們的朋友圈里面刷爆了張厚粲先生國際考試業協會ATP2016的國際大獎。張先生是1948年在輔仁大學最年輕的、最會講課的老師,同時1979年的時候把心理測量這門課重新納入教學里面,所以是中國的心理測量的母親。我記得在93、94年的時候在北京多次見到張老師,那時候還沒有流行女神這個詞,但是張先生一直是我們這些年輕的后學、晚輩心目中特別神圣的女神。非常榮幸能一起來開會!

  對于陽明心學與當代社會心態研究院的成立,我個人是非常的欣慰。我相信,這對于中國文化在當代社會的轉換和應用,特別是開展出中國人心理治療的一些積極方案,有很重要的歷史性的意義。我在這里,向老師匯報一下在這些年在心理輔導上的思考。

  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人文主義的心理學就一直開始在批評心理學研究的科學主義傾向,認為科學和試驗的自然主義的方法導致心理學越來越脫離人的本身,變成越來越物理學的東西,所以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有很多心理學的研究,在質的方面發展得非常好,特別認知大腦等等這些。我們常常說,它是一個有腦但不一定有心的,就是在心這塊缺了很多。2013年有一本暢銷書《當哲學家遇上心理醫生》,它就批評臨床心理學的一些研究,跟前一段我們在Nature上面發表的那些文章,探討說心理學的大部分試驗其實是不可重復的,跟這個爭論有一定相關性。它說這個試驗本身,很多都是高度的人為構想的,并且是在實驗室的情景里做的,所以在實驗室發生的事情可能不能正常的顯現平常人的生活方式。第二點是說有很多揭露普遍人性的研究,其實往往都是用美國的白人,并且是大學生來做試驗對象,所以它的普世性和解釋的價值可能是有限的。還有很多的研究,其實他們提出來的最多是一個相關的關系,很難是因果的關系,所以對于研究的解釋力度是有限的,同時對于看的人來說,對他的幫助也不一定大。比如我們會了解到抑郁的傾向,可能跟反思、跟自責都非常的關聯,調查完全可以確定這些數字,但我們很難去確定,到底是反思或者是自責本身造成的抑郁,還是抑郁的狀態造成了不停的反思和自責。幾乎所有的事件、環境、信仰和性格之間,包括跟幸福相連的研究,都沒有辦法去判斷這樣一種關系。這個批評就是說,研究的一般性和個別性之間是非常難通約的。比如現在會有一種說法,認為抑郁其實是一個人的應對方式出了問題,但也會有很多社會學家和社會心理學家說,其實抑郁完全是體現在一個人對整體環境的抗爭。在這樣的一些研究對于個人來說,怎么樣來處理合適是很艱難。同時,最重要的一點是有很多哲學家會批評臨床心理學家,完全的去逃避了價值這件事情。事實上在臨床里面,價值的中立是很難去做到的,也許我們可以做到的僅僅是價值的干涉。近期,在美國心理學會精神集中診斷和統計手冊ESM第九版出來以后,有更多的心理學家和精神醫生批評這樣的傾向,認為這至少有兩個錯位,一是把人類非常多的包括道德處境的困難當成了心理疾病來治療;另外一個問題,把很多的分析變成了治療本身。我記得2011年在里昂開第五屆世界心理治療大會,在會上有很多精神醫學家說,有一些精神疾病的定義,可能僅僅是因為我們生產除了某種藥物,所以我們需要有這樣的疾病來配合。

  這些檢討我想都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一點,跟今天的陽明心學會有關聯的,我想是我們對什么是心理問題的定義,以及我們所提出來的怎么樣去解決這個心理問題的方案,其實大部分是沒有中國文化基礎的。如果脫離了對這樣一種處境的理解,其實這個解決方案也許是有問題和有偏差的。一個簡單的例子,在西方的很多治療方案里,是以西方文化的個人主義來做基礎的。比如我們一個學生,他有可能的困擾是基于他要選擇某一個工作場景,而他的父母不同意。某一些基于西方文化的治療是,建議他要去堅持自己的選擇,可是有可能在中國文化里面,會造成他更大的跟家庭和跟周圍環境的困擾。所以我們會發現,其實陽明心學跟青年學生的心理建設,有太多太多的資源。其中很重要的,我們會看到今天青年學生的狀況以后,物質的極大的豐富和發展,其實并沒有帶來同等的精神幸福或者是心理的健康。相反,大量的時間匱乏和交流的有限,以及學生常常抱怨的痛苦的感覺、挫折的感覺等等,當他和互聯網的交流方式有非常大的關系。

  我最近在處理的一個個案是一位女士自殺的案子,她童年早期有在貴州留守的經歷。看到她整身都是用刀割的痕跡,可能這十幾年以來,她有非常強烈的痛苦。她曾經五次嘗試自殺。最嚴重的一次,她是在16樓上面,她說當晚要在那里睡一覺,她想說我睡這覺的時候掉下來了就結束,沒掉下來就繼續活著,然后她沒有掉下去。她在醫院做了兩個月的治療,精神科醫生給出的藥方是說她是一個雙向情感障礙,就是要么她就一段時間很意義抑郁想自殺,要么一段時間很躁狂。可是她在精神醫院住了兩個月以后回到現實的生活,可是她還是需要尋求心理輔導,因為藥物只是改變了她的癥狀,并不可能改變她心理上的感受。所以我們現在所面臨的很多問題是說,很可能我們所看到的狀況是,醫生給的建議是說這個人有一個臨床的痊愈。為什么是臨床的痊愈?它就類似于像感冒這種疾病,她不再有咳嗽的癥狀,不再打噴嚏、流眼淚、發高燒,但是其實她沒有好。我想,真正的好是需要一個心理建設的。到今天,美國有一本流行的書,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就說有一個很強的面對全社會的“富裕流感”,就說“富裕”本身像一個流行性感冒一樣,席卷了全球的很多地方,帶來了非常多的心理問題,包括對物質主義的追求,同時帶來了心理上的匱乏。我們覺得,解決這種所謂的現代疾病的癥狀,唯一的一個方式很可能是心理建設的方式,是對生命意義和價值的探尋方式。這種方式,一定是從向外的追求回到向內的內心本身。所以我想,這跟心學也很有相關性。

  最后一點,回到我們這個研究院。我自己有一段少年時光在貴州長大,對這邊非常有感情。所以我想在今天,我們在做消除貧困和精準扶貧的過程中,我想貧困其實不只是物質的問題。在這個過程中,怎么樣有效的去保護到那樣的一些心理,可能反而是很重要的。有一句話這樣說,有些人是這樣描述,就說我們被貧困洗劫了一遍,之后我們再被富裕洗劫了一遍,然后我們的心就被掏空了。所以事實上在消除貧困的過程中,我特別想說,張老師上午跟我說,貴州是一個非常人杰地靈的地方,所以在這樣的環境里有它本身非常純樸、非常美好的資源,包括一些民俗文化,怎么樣從中尋找到有價值的資源,在消除貧困的過程中不要讓它們被富裕重新洗劫一遍,我覺得這是跟精準扶貧非常關聯的,也是我特別期待我們研究院可以非常精細的在這方面配合扶貧能做更多的事。

  謝謝大家!

  (本刊編輯根據李樺女士主旨發言速記材料整理)

作者:李樺

編輯:余小雨

上海快3玩法 波克捕鱼版手机版官网 在线21点安卓版 重庆时时彩龙虎口诀 dnf马戏团宝珠多少钱 手球比分去哪里看 gt时时彩地址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稳赚技巧技巧 北京快3走势图表官网 王者荣耀比英雄联盟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