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玩法
  • 講座報名
  • 最新活動
  • 電子微券
  • 精彩專題
  • 報名須知
[講座資訊]

[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講座資訊]考古發現與高原絲路

明代海商與海上秩序

2017-08-02 04:39 來源:“文史知識”微信公眾號wszs1981

  明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建國伊始就遭遇到來自海上外來勢力(史稱倭寇)侵擾的王朝,外來侵擾破壞了海上秩序,對明朝海洋政策的制訂和實施,有著不可忽視的重大影響。

  一海商與明初海上秩序

  明朝建立伊始,始自元末的海上戰火——倭寇對于沿海地區侵擾的報告紛至沓來,海上秩序的恢復是擺在明朝統治者面前的當務之急。海商,是指從事海上商業貿易的商人。當時海商中最具代表性的是方國珍,他祖籍臺州黃巖,世代從事泛海販鹽生意。元末至正八年(1348),有人告發他與海盜結交,方國珍兄弟殺死仇人逃至海中,招集數千人進行海盜活動,搶劫皇糧、中斷海上交通線等。元末接受招安后,仍時叛時降。朱元璋軍事力量達于浙江后,方國珍表面上要獻出所占溫州、臺州、慶元(寧波)之地,但暗地與元朝以及福建割據勢力陳友定聯系,打造船只,準備逃亡。1367年,在朱元璋大軍攻擊下,方國珍從慶元逃入海中。后雖戰敗降明,但馀部仍在沿海一帶從事海盜活動,直接影響了海上秩序的建立。對于明王朝來說,倭寇侵擾是元朝的遺留問題,沿海海盜問題也是元朝的遺存問題,如何全面控制海上局面,重建海上秩序,阻斷外部侵擾與國內不穩定因素——海盜的聯系?由此,明朝朝貢貿易與海禁政策聯袂出臺了。從此,無論是海防還是海上貿易,明朝全面壟斷海上事務,擔負全面維護海上秩序的使命。

  資料圖

  海洋政策是國家以海外國家關系、海上貿易為對象制定的政策,海洋政策的制定與國家利益緊密相連,首先就是國家安全利益。維護國家或者說王朝的統治區域安全,不受外來勢力的侵擾,涉及王朝的長治久安,這對統治者來說無疑具有首要的、根本的利益。同時,國家對于海上安全利益的追求,不僅是為了海上的安寧,也為本國的經濟發展創造一個良好的外部環境,更是為了更好地鞏固國家統治。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國家對政治利益的追求,是與經濟利益相互聯系的;而對于經濟利益的追求,其意義不僅限于國家的經濟繁榮,隨著經濟的發展,國力的增長,國家的安全和政治制度的鞏固可以得到充分的保障。

  自宋元以來,官方海外貿易管理制度已呈現出越來越嚴密的特點,元朝“官本船”制度出現,“于泉、杭二州立市舶都轉運司,造船給本,令人商販,官有其利七,商有其三”(《元史·盧世榮傳》),顯示出官方直接參與海外貿易的趨向。明朝國家直接壟斷海上貿易,實行朝貢貿易與海禁相結合的海洋政策,通過大規模國家航海行為——鄭和七下印度洋,將海上絲綢之路發展到鼎盛階段,以強盛國力為后盾,維護了南海至印度洋的區域海上秩序;而同時嚴禁私人出洋從事海上貿易,《大明律》中《私出外境及違禁下海》條規定:“凡將馬牛、軍需、鐵貨、銅錢、緞匹、絹、絲綿、私出外境貨賣及下海者,杖一百。挑擔馱載之人,減一等。物貨船車并入官。于內以十分為率,三分付告人充賞。若將人口軍器出境及下海者,絞。因而走泄事情者,斬。其拘該官司,及守把之人,通同夾帶,或知而故縱者,與犯人同罪。失覺察者,減三等,罪止杖一百。軍兵又減一等。”這樣,民間海商實際上只能從屬于官方朝貢貿易,通過朝貢貿易中的互市交易進行商貿活動,無法發揮主動的作用。

  民間的私人貿易互市,這也就是在以往研究中常被忽略的明朝官方管理下的民間海上貿易部分。一般認為,朝貢貿易中不存在民間私人對外貿易,其實這是一種誤解。事實上,朝貢貿易本身也包含著一定的民間海商的對外貿易,原因在于有貢就有市(參明·高宇泰《敬止錄·貢市考》)。明人王圻曾言:“凡外夷貢者,我朝皆設市舶司以領之,許帶方物,官設牙行與民貿易,謂之互市。是有貢舶,即有互市;非入貢即不許互市。” (《續文獻通考·市糴考》)其中“許帶方物,官設牙行與民貿易”,就是指朝貢貿易本身帶有互通有無的互市貿易性質。

  明朝把朝貢和貿易,或者說外交和通商完全合二為一,形成了其海外貿易政策的鮮明特征,其重要意義就在于國家全面壟斷海上事務,朝貢貿易與海禁政策的制定,遂使民間海商完全退居到從屬官方朝貢貿易的地位。

  但是明朝海商也有在海上貿易中起重要作用的例子。為便于往來朝貢,洪武二十五年(1392),明太祖特賜福建三十六姓善操舟者與琉球國,這些海商對于琉球國崛起發揮了重要作用,由此琉球王國成為東亞和東南亞海上貿易的主要中心之一,成為“以舟楫為萬國之津梁,異產至寶,充滿十方剎;地靈人物,遠扇和夏仁風”之國(參宮城榮昌《琉球の歴史》,琉球國都鐘銘文)。

  二明代中國海商與全球化開端

  16世紀,全球化從海上拉開了帷幕。全球化將人們帶入一個整體發展的海上新時代。從時間上,一般認為全球貿易的開始,是在16世紀以后。但是我們如果以成化、弘治為界,即以15世紀末將明代史分為兩個階段,即明前期與明后期,那么就會看到前后期的經濟、社會風貌迥然不同,形成一個明顯的分水嶺。這一分水嶺的出現,包括明代海商由被動到主動走向海外市場,也包括明代海商地位的重要變遷。這要從明代白銀貨幣化說起,應該上溯到全球貿易以前更早的時期。

  從明初的禁用金銀交易,到白銀從非法貨幣到合法貨幣,再到流通領域主幣的貨幣化進程,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極為不同尋常的現象。由此白銀作為主幣行用直至1935年,長達500年之久,可以說中國有一個白銀時代。重要的是,沿著一條白銀貨幣化—市場擴大發展—與全球連接的道路,明代中國以社會自身發展需求為依托,依靠社會內部的驅動力,拉動了白銀的大量流入,并深刻影響了社會的變遷、國家的轉型和全球化開端時期中國與全球互動的歷史進程,其間海商的作用功莫大焉。

  資料圖

  明初白銀貨幣化崛起于市場的萌發,白銀經歷了自下而上至自上而下的貨幣化進程。成弘之際(1485-1505),正是明代中國白銀貨幣化由自下而上與自上而下合流、開始全面鋪開的時候。無獨有偶,這也是鄭和下西洋時代海外物品胡椒、蘇木等在皇家府庫枯竭之時。白銀成為全社會需求的貨幣,而中國銀礦出產有限,海外貿易商品庫存殆盡,從此時開始,民間私人海上貿易蓬勃發展的大趨勢顯現了出來,海上走私猖獗,私人海上貿易蓬勃興起。作為朝廷重臣,丘浚提出了以白銀為上幣,批駁了海上貿易招致邊患的錯誤觀點,建言開放海禁。

  處于全球化開端前后的明代海上貿易,史無前例地經歷了從區域化到全球化的過程,這一過程伴隨著中外私人海上貿易萌芽、成長、成熟和最終合法化,官方海上朝貢貿易向民間私人海上貿易的轉變過程,這也是中國海商成為海上貿易主體、維護海上秩序主體的轉換過程。

  事實上,有必要再向前追溯。在大規模史無前例的國家航海行為——鄭和下西洋極大擴展了海上絲綢之路的帶動作用下,民間私人海上貿易就開始迅速崛起。根據記載,宣德以后東南沿海地區的私人海外貿易就興盛起來。遠航船隊剛剛返回,明宣宗即迫不及待地命行在都察院嚴私通番國之禁,頗能說明問題:“近歲官員軍民不知遵守,往往私造海舟,假朝廷干辦為名,擅自下番,擾害外夷或誘引為寇,比者已有擒獲,各實重罪。爾宜申明前禁,榜諭緣海軍民,有犯者許諸人首告,得實者給犯人家資之半,知而不告及軍衛有司縱之弗禁者,一體治罪。” (《明宣宗實錄》卷一○三“宣德八年七月己未”條)與此同時,福建沿海海商已開始發展起來,漳、泉二州違禁下海者,使明廷不得不“復敕漳州衛同知石宣等嚴通番之禁”就是證明。到成弘年間,東南沿海地區私人海上貿易已經沖破朝貢貿易與海禁的樊籬,史載“成弘之際,豪門巨室間有乘巨船貿易海外者”;廣東市舶太監韋眷“縱黨通番”,番禺知縣高瑤“發其贓銀巨萬”;當時廣東“有力者則私通番船”已成為相當普遍的現象。福建漳州“蓋富家出資,貧人以傭,輸中華之產,騁彼遠國,易其產物以歸,博利可十倍,故民樂之”。在巨大的白銀需求推動下,伴隨民間私人海外貿易發展,荒野海濱興起的漳州月港,享有“小蘇杭”的盛譽。

  至嘉靖初年,即16世紀初,一方面白銀貨幣化基本奠定了作為流通領域的主幣態勢,白銀滲透到整個社會,促使各階層上上下下產生了對白銀的需求。這一巨大的日益增長的白銀需求,使當時國內白銀儲存量以及銀礦開采量嚴重不足的矛盾凸顯了出來,需求遠過于供給,舊的海外貿易模式——朝貢貿易不能滿足需要,向海外的尋求成為必然。另一方面,全球化開端,進入16世紀,西方的武裝殖民者,最早是葡萄牙,接著是西班牙、荷蘭、英國,相繼來到了東方海上,他們采取亦商亦盜的貿易形式,展開對于海上資源的激烈爭奪,國際海上貿易呈現新態勢——無政府狀態與海商兼海盜的海上劫掠成為常態,海上競爭從此進入了白熾化狀態。

  在這一歷史大背景下,大量白銀輸入中國,日本和美洲是兩大主要來源。中國市場與全球市場以白銀為中介緊密聯系了起來,海上貿易的發展和大規模海商集團的形成,成為晚明中國社會發展中兩個最為顯著的特征。

  16世紀40年代,伴隨白銀貨幣化在流通領域形成主幣地位,明代海商迅速向海外拓展,直接促發了日本銀礦的大開發。中、葡、日三方面的史料清楚地說明,當時中日白銀貿易的巨額利潤,吸引了日本、中國、葡萄牙以及東南亞各國人參與,主要組成人員是日本海盜、葡萄牙海盜商人、中國海商兼海盜,史稱“倭寇”。為了海上安全,明朝官方與私人海商兼海盜的沖突不可避免。明朝派遣朱紈搗毀了“倭寇”建立在浙江舟山雙嶼的繁盛國際走私貿易港,而其后朱紈被“通倭”勢力參奏,下獄而死。于是“中外搖手不敢言海禁事”,海上秩序蕩然無存。明代著名的海商兼海盜王直等人于嘉靖三十五年(1556),“擁眾十馀萬,寇松江、嘉興諸郡甚急。破城池,殺縣官,聲言欲下杭城,取金陵,震于遠邇”,這一“嘉靖大倭寇”事件,說明海上的海商兼海盜勢力已嚴重影響了海上貿易秩序,甚至威脅到了明朝統治。

  嘉靖“倭寇”危機,暴露了明朝官方應對海上危機的乏力,意味著朝貢貿易走向尾聲。最終在調兵遣將平息倭寇以后,明朝海洋政策完成了從以政治為重心到以經濟為重心的轉折,做出了重大調整。政策轉變意味著制度變遷,開啟了兩種海上貿易模式:一是在福建漳州月港開海,允許中國商民出洋貿易;一是在廣東澳門開埠,允許外商入華經營海外貿易。雖然經歷了諸多曲折,但是,前者孕育了福建海商合法化及其集團的崛起,到萬歷末年,“海舶千計,漳、泉頗稱富饒”,中國海商集團迅速成長壯大起來,成為17世紀東亞海上貿易的主體;后者孕育了葡萄牙人入居及其經營海上貿易合法化;澳門的興起和發展,自一開始,就是中國海商與居澳葡萄牙人共同努力的結果,澳門形成廣州外港,開辟了多條國際海上貿易航線,海上絲綢之路擴展到全球。兩種海上貿易模式預示了晚明中國社會轉型進程中的新格局——東西洋貿易網絡正式開創運行。制度變遷導致的海上貿易新模式為民間海商迅速崛起為中國海上力量的主體鋪平了道路。

  在全球化開端于海上的歷史大背景下,以白銀需求為引擎,晚明中國國家與社會處于近代轉型之中。在獲得海上貿易合法化以后,海商經營的海上貿易迅速發展,間接促發了美洲銀礦的大開發,海商集團也隨之發展壯大起來。內外動因結合,鄭氏海商集團應運而生。隨著海上貿易的發展和對付西方擴張的需要,維護海上安全的要求變得越來越迫切。鄭氏海商集團的快速發展,是在鄭芝龍接受明朝招安以后,從游擊到總兵,借助明廷給予的名號和權力,他擁兵海上,在官、商、民協力之下,于明末平定了東南海上的各股海盜,整合了海上力量,重建了海上秩序;進而“獨有南海之利”,開始了在明清之際壟斷東南沿海乃至東亞、東南亞海上貿易的歷程。

  重要的是,經歷了海商兼海盜向明朝海防官將的身份轉換之后,鄭氏海商集團積極參與了海上秩序的重建,對于迎接西方擴張東來海上勢力的競爭態勢準備了條件,成為一支足以與“海上馬車夫”荷蘭相抗衡的海上力量。

  明朝滅亡后,鄭芝龍等迎接唐王朱聿鍵建立了南明隆武朝廷,聲威顯赫。后來鄭芝龍降清,其子鄭成功于海上起義抗清,銳意拓展海上貿易活動。作為中國海上力量的代表,鄭成功在與西方荷蘭的海上博弈中勝出,收復臺灣,“獨霸遠東海上”,建立起一個中國與東亞、東南亞各地龐大的海上貿易網絡,向外輻射至全球。

  結語

  從中國本土角度來看,明代白銀貨幣化,中國社會經濟結構變遷,國家與社會轉型,中國內部孕育了變革潛流,主動走向海外世界,海商集團應運而生;從全球史的視野來看,全球化始自海上,不能只是強調西方海上作為,而忽視了17世紀是中國海上貿易發展的黃金時期,當時西方在相當程度上曾受制于中國海商集團。在全球化開端的時候,中國海商適應全球海上發展大勢,是海洋上的佼佼者,成為維護海上秩序的主體,更在海上貿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為全球第一個經濟體系的建構做出了歷史性貢獻。

作者:萬明

編輯:余小雨

上海快3玩法 中彩堂 一款可以赚钱的手机试玩应用 三公玩法及规则 nba规则 内蒙古快3 形态走势图 酱牛肉面条赚钱 斗牛看牌抢庄20元场 群发软件哪个好 淘宝广西快3 搞笑赚钱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