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玩法
  • 講座報名
  • 最新活動
  • 電子微券
  • 精彩專題
  • 報名須知
孔學堂圖書館
[報名須知]

報名方式:
1.微信報名:用戶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學堂”,或手動輸入微信號:gyconfucianism,添加并關注“孔學堂”微信公眾號,點擊底部菜單“講座報名”即可進入報名系統(適用于高校學生聽課修學分及市民網絡報名);
2.現場報名:市民可前往貴陽孔學堂文化傳播中心推廣部活動科進行現場報名【詳細】

王陽明南贛詩文里的人生品格

2018-12-24 04:53 來源:光明日報

  王陽明不僅是陸王心學的集大成者,也是明代文學大家,他的詩文創作尤其是詩歌創作有獨特的魅力。《四庫提要》說他的詩文“為文博大昌達,詩亦秀逸有致,不獨事功可稱,其文章亦自足傳世也”。即便對王陽明很反感的清代學者李光地也承認“他才高,信筆寫來,便有唐人風韻”,“陽明詩,某少時略皆成誦”。

  王陽明時代的南贛,包括南安府和贛州府。南安轄有南康、上猶、大庾、崇義四縣,治所在大庾(今大余)。贛州轄有贛縣、興國、信豐、龍南、安遠、雩都(今于都)、會昌、寧都、瑞金、石城十縣,治所在贛州。王陽明在南贛期間設立新縣,疏通鹽法,行十家牌法,舉鄉約,立社學,修書院,對南贛社會產生了全面性的影響。其間,他留下了數量眾多的政治公文,也留下許多可探尋其心靈幽微與生命情懷的詩文,比如《思歸軒賦》《平茶寮碑》《贛州詩三十六首》等,這些詩文是觀察王陽明精神世界的重要媒介。

  在王陽明的精神世界里,“致良知”絕不僅僅是為了“吾心光明”,其理論最終還要落實在治國安邦、經世濟民的儒家理想上來。因此,王陽明在南贛時期的詩文創作,首先是表達了一種志士情懷,它的背后是對國事的憂患、對百姓的關愛。如《祈雨二首》其二:“見說虔南惟苦雨,深山毒霧長陰陰。我來偏遇一春旱,誰解挽回三日霖?”王陽明認為只有教化才能治本,只有通過“內治”的方式才能實現“治”的目的,同時他也不愿因為自己的功業而封侯,只希望朝廷能夠薄斂賦稅以絕民變。

  王陽明在南贛期間,針對南贛實情而提出了造福百姓的各項政策,在《疏通鹽法疏》《攻致盜賊二策疏》等上疏中提出的建設性主張對南贛社會起了重要的恢復作用。在《平茶寮碑》中,王陽明沒有宣揚自己“殺敵”的輝煌戰績,而是以“兵惟兇器,不得已而后用。刻茶寮之石,匪以美成,重舉事也”來告示與訓誡后人。這種行為在當時的明朝官僚世界中無疑是“不合時宜”的,正是這種“不合時宜”使他受到官場的排擠,也正是這種“不合時宜”呈現出一位知識分子對道義的擔當。而碑上的詩句“處處山田盡人畬,可憐黎庶半無家。興師正為民痍甚,陟險寧辭鳥道斜。勝勢真如瓴水建,先聲不礙嶺云遮。窮巢容有遭驅脅,尚恐兵鋒或濫加”,則把王陽明那種對道義的擔當表現得淋漓盡致。

  整體上看來,志士情懷在王陽明身上是占主流地位的,他有著遠大的政治志向和人生抱負,有著儒家那種“內圣外王”的強烈追求。但是,王陽明在實際的仕途生涯和政治生活中卻經常感受到來自黑暗官場的約束和壓迫,有時甚至是殘酷的迫害。在這種正義難伸、大道不行的政治環境中,對官場的厭倦和不滿,乃至退隱以求自保便成了應有之義。因此王陽明在南贛詩文創作中還傳達出他的隱逸情懷。這種情懷在他的一些自然山水詩中得到生動呈現,并首先表現為一種山水之趣。

  在王陽明的一生中,自然山水對他有著重要意義,他自稱“性僻而野,嘗思鹿豕木石之群……而飄然每有煙霞林壑之想”(《對菊聯句序》),“野性從來山水癖,直躬更覺世途難”(《歸越詩》)。王陽明弟子欒惠等在《悼陽明先生文》中,就稱其師“風月為朋,山水成癖,點瑟回琴,歌詠其側”。在王陽明的一生中,我們可以發現無論他走到哪里,無論境況多么惡劣,他都不會忘記對身邊自然山水的描摹,在南贛期間同樣如此:“山城經月駐旌戈,亦復幽尋到薜蘿。南國已忻回甲馬,東田初喜出農蓑。溪云曉度千峰雨,江漲新生兩岸波。暮倚七星瞻北極,絕憐蒼翠晚來多。”(《回軍上杭》)“轅門春盡猶多事,竹院空閑未得過。特放小舟乘急浪,始聞幽碧出層蘿。山田旱久兼逢雨,野老歡騰且縱歌。莫謂可塘終據險,地形原不勝人和。”(《喜雨三首》之一)在這些自然山水詩作中,所描摹的大多不是名山大川與風景名勝,而是普通的山光水色與平常的田野耕作,在它們身上王陽明感受到了美妙與樂趣,他在山水自然中完全放松了自己,使自己能在自然世界中聆聽到心靈最直接的呼喚。

  與詩歌作品中歸隱情懷的文學書寫一致的是王陽明的實際行動,他多次直接上疏奏請乞休養病,放歸山林,如正德十年上《自劾乞休疏》《乞養病疏》,正德十一年上《辭新任乞以舊職致仕疏》,正德十三年上《乞休致疏》《辭免升蔭乞以原職致仕疏》,正德十四年上《乞放歸田里疏》,嘉靖元年二次疏辭封爵,嘉靖六年上《辭免重任乞恩養病疏》。這些奏疏大多發生在王陽明南贛期間,為什么王陽明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朝廷提交“歸隱申請”?政治環境的險惡是一個因素,但更為重要的是王陽明內在價值觀念的變化,隨著王陽明心學思想的成熟,他把超越境界當作了一己生命的根本價值取向之一,從而賦予了自我生命更豐富更多向度的內涵。而王陽明對隱逸思想的全面闡釋在《思歸軒賦》中得到集中體現。王陽明寫作《思歸軒賦》,是在他平定宸濠之變后,遭遇嫉功陷害的嚴峻考驗之時。因此,《思歸軒賦》可以真實地反映當時王陽明“思歸”的心態及其對歸隱的認識。全賦借門人之口及王陽明自己的回應,全面論述了歸隱的幾種形態和目的:一種是退而自保自適,即所謂“退身以全節”,“斂德以亨道”,“怡神養性以游于造物”;一種是歸隱以授徒講學,即賦中所謂孔子的“在陳之懷”;一種是通過歸隱講學等方式求道以救世,即孔子說的“隱居以求其志”。王陽明在文中表示,退身自保、自得其樂,正是他長期追求的自我人生之樂。文章呈現王陽明思歸的迫切之情,對思歸田園做了辯護和論證,并記載和表達了他淡處田園、講學林泉、身心靜定的孔顏之樂。

  王陽明在追求超越世俗的價值取向時,并沒有放棄作為一位儒者的社會擔當,因此,他一方面以隱居講學、傳道授業的方式來擔負自己的社會責任,另一方面他又以曠達的胸襟、不顧得失的心態,為救世濟民而義無反顧。比如其詩作《啾啾吟》:“智者不惑仁不憂,君胡戚戚眉雙愁。信步行來皆坦道,判天之下非人謀。智者因咽遂廢食,愚者畏溺先自投。千金之珠彈鳥雀,掘土何須用髑髏。東家老翁畏虎患,虎夜入室銜其首。西家兒童不畏虎,執芊驅虎如驅牛。人生達命自灑落,避讒憂毀徒啾啾。”詩歌以敘事的方式講述一個頗具意味的故事:東家老翁防虎患,東防西防還是被老虎吞噬;西家兒童不畏虎,反而執竿驅虎如驅牛。由此來告訴世人智者不惑,仁者不憂,大可不必為外界的褒貶毀譽而歡愉或煩惱,只要懷達觀之心面對人生,只要聽從良知的召喚去為人處世,就可以無往而不適。

  王陽明南贛時期的文學創作,不管是詩歌還是散文,都可以說是他心學思想的藝術呈現,反映了他南贛期間的心路歷程與精神世界。在這些作品中,我們可以感受到他面對苦難與憂患的勇氣和力量,也可以感受到他脫盡世俗之氣的超越灑脫與光明俊偉,蘊含著巨大的人格魅力和道德氣象。

作者:贛南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李萃茂

編輯:余小雨

上海快3玩法 山东时时11选5开奖结果 江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任二计划 求新时时高手一起玩 彩票号码预测神器软件 超级大乐透19067期开奖结果 福建体彩31选7开奖走势 五分时时彩360走势图大全 新疆时时3d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好运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