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玩法
  • 講座報名
  • 最新活動
  • 電子微券
  • 精彩專題
  • 報名須知
孔學堂圖書館
[報名須知]

報名方式:
1.微信報名:用戶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學堂”,或手動輸入微信號:gyconfucianism,添加并關注“孔學堂”微信公眾號,點擊底部菜單“講座報名”即可進入報名系統(適用于高校學生聽課修學分及市民網絡報名);
2.現場報名:市民可前往貴陽孔學堂文化傳播中心推廣部活動科進行現場報名【詳細】

似花還似非花 那些撥動你心弦的唯美詩詞

2019-04-11 05:26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柳絮飛時花滿城,每年四月開始,北京城到處是柳絮滿天飛的景象,直到五月中旬才止,這些婀娜多姿的身影構成一道獨特的風景。然而,當鋪天蓋地的楊柳飛絮撲面而來,滿城紛紛揚揚,猶如四月飛雪一般,吹進你的眼睛、鼻子、嘴巴,那些詩意的畫面蕩然無存,柳絮紛飛惹人惱。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世人惜花者甚多,惜楊花者甚少。“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面對身姿曼妙的飛絮,古人也和我們一樣,夾雜著對它愛恨交織的情感,留下了一首首關于柳絮的唯美詩詞。

  《絕句漫興九首·其五》

  (唐)杜甫

  腸斷春江欲盡頭,杖藜徐步立芳洲。

  顛狂柳絮隨風去,輕薄桃花逐水流

  在這首詩里,顛狂的柳絮和輕薄的桃花隨風亂舞,被吹到江面上隨波逐流,凄美的畫面正是詩人內心憂愁的映照。看似無情卻有情,詩人在另外一首《白絲行》對柳絮卻又是另一番描繪,“落絮游絲亦有情,隨風照日宜輕舉”,稱贊飛揚的柳絮和飄蕩的柳枝有情有意。為什么同一樣事物,在同一個詩人筆下,出現截然不同的形象。只能說,這個世界善變的不只是女人,還有詩人。

  《晚春二首·其一》

  (唐)韓愈

  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斗芳菲。

  楊花榆莢無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飛

  為了留住春天,百花爭芳斗艷,連色淡無香的楊花和榆錢也不甘寂寞,隨風起舞,化作漫天飛雪。如果你理解“無才思”為沒有才情,楊花榆莢也很委屈。雖然與百花相比,它們并不美,但是為春天增添一景,也盡了努力,這種精神值得贊揚。

  《踏莎行·小徑紅稀》

  (宋)晏殊

  小徑紅稀,芳郊綠遍。高臺樹色陰陰見。春風不解禁楊花,濛濛亂撲行人面

  翠葉藏鶯,朱簾隔燕。爐香靜逐游絲轉。一場愁夢酒醒時,斜陽卻照深深院。

  楊花撲面也是暮春典型景色。詞人在描繪這一景象時,注入了自己的主觀感情,春風不懂得約束楊花,以致讓它漫天飛舞,亂撲行人之面。這一方面暗示已經無計留春,只好聽任楊花飄舞送春歸去;另一方面又突出了楊花的無拘無束和活躍的生命力。

  《清平樂·春晚》

  (宋)王安國

  留春不住,費盡鶯兒語。滿地殘紅宮錦污,昨夜南園風雨。

  小憐初上琵琶,曉來思繞天涯。不肯畫堂朱戶,春風自在楊花

  詞人王安國是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學家王安石的弟弟。詞的最后寫的是觸目皆是的楊花,那如雪的楊花飛舞飄揚,是那樣的自由自在,始終不肯飛入權貴人家的畫堂朱戶。全詞融情于景,寫出了詞人的性情與風骨。

  《和孔密州五絕東欄梨花》

  (宋)蘇軾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飛時花滿城

  惆悵東欄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

  在這首詩中,詩人主要突出的主角是梨花,“柳絮飛時花滿城”是來襯托梨花,梨花既不像“顛狂柳絮隨風去”,也不像“輕薄桃花逐水流”。詩人惆悵地欣賞著東欄旁邊潔白如雪的梨花,感嘆它的居俗世而清明。

  蘇軾的詞素以豪放著稱,但也有婉約之作,其中有一首吟詠楊花柳絮的《水龍吟》,寫得聲韻諧婉,情調幽怨纏綿。

  這首詠物詞約作于宋神宗元豐四年(1081年),時為蘇軾因“烏臺詩案”被貶謫居黃州的第二年。蘇軾的同僚兼好友章楶作有詠楊花的《水龍吟·燕忙鶯懶芳殘》。蘇軾很喜歡這首詞,就依照這首詞的原韻,作詞答和,并寫信寄給好友,“《柳花》詞妙絕,使來者何以措詞。本不敢繼作,又思公正柳花飛時出巡按,坐想四子,閉門愁斷,故寫其意,次韻一首寄云,亦告以不示人也。”但是章楶對蘇軾的這首詞贊賞不已,顧上好友的囑咐,拿著這首詞到處奔走相告,最終使得這首千古絕唱得以傳世。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宋)蘇軾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這首詞并不是單純詠物,而是“借物以寓情”,描寫了楊花飄忽不定的機遇和不即不離的神態,傳遞了楊花那“似花非花”的獨特風格,更暗蘊了詞人縷縷憐惜楊花的情意。雖然與百花同開同落,但是它們卻從不為人注目愛憐。篇末“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一句,既烘托主旨,又余音裊裊,平添幾分幽怨。

  友好提示:本文為人民網文化頻道官方微信號“文藝星青年”(wenyixingqingnian)出品。

作者:鄒菁

編輯:余小雨

上海快3玩法 羽毛球比赛 内蒙古时时计划 彩票3d稳赚 北京时时规律 码肖大师精准三肖六吗 手机玩牛牛赢钱技巧 2期倍投 篮球直播 赢咖手机app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