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3玩法
  • 講座報名
  • 最新活動
  • 電子微券
  • 精彩專題
  • 報名須知
孔學堂圖書館
[報名須知]

報名方式:
1.微信報名:用戶需要在微信搜索“孔學堂”,或手動輸入微信號:gyconfucianism,添加并關注“孔學堂”微信公眾號,點擊底部菜單“講座報名”即可進入報名系統(適用于高校學生聽課修學分及市民網絡報名);
2.現場報名:市民可前往貴陽孔學堂文化傳播中心推廣部活動科進行現場報名【詳細】

陳履生:傳拓技藝的技術標準與審美原則

2019-04-12 05:15 來源:陳履生美術館

  源于中國古人崇古、嗜古、模古、訪古的傳統,古人面對石刻、磚雕或者像銅鏡那樣有著淺浮雕畫面的古物,甚至像青銅器、陶器那樣的立體文物,發明了用拓印的方式來保留圖像,從而促進不可移動文物在移動之間的交流和收藏,并形成了中國獨有的金石學。因此,歷代文人對于金石拓片的嗜好,往往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或者是考古、考據,或者是鑒賞、題跋,其中不同時期的文人彼此對于同一件拓本的愛好,一題再題,成為文人之間的佳話,也成為后世考據的對象。而基于此的交流則成為文人的一種特別的愛好。

  傳拓技術在現代,不僅被考古學所利用,成為考古學獲取金石文物原始信息的一種重要的技術手段,也是呈現漫漶不清原始圖像的一種手段,為現代考古學做出了重要的貢獻,而且金石拓本也成為考古學研究的對象。在一個歷史的發展過程當中,拓片作為文物的附加值,作為文物在移動過程中另一種形態的展現,其藝術特質正是那種斑駁的與古代人類文明創造相關聯的特別的視覺圖像。它與文物不同,又與類如攝影等手段獲取的圖像不同,是文物圖像的另外一種呈現方式。

  所以,通過拓本可以欣賞到漢代畫像磚石留給我們今天的特別的傳承,因為它保留了漢代文明中最重要的信息,是漢代社會和文化的百科全書。通過這些拓片的傳導,讓我們清楚的看到了漢代文明的偉大創造。當然,傳拓作為一種技術,作為一種審美的對象,它應該建立起自己的技術標準和一些審美的原則。因此,在現代文明的發展過程中,在金石學的當代發展中,尤其是在史無前例的漢畫拓片高度普及、并形成專業市場的今天,更有必要建立起一套完整的傳拓技術標準和審美的基本原則,從而引領專業發展,指導大眾審美,輔助大眾收藏,同時,在傳統的基礎上,提升當代文人鑒賞、題跋的水平。

陜北綏德地區出土的畫像石

  首先,傳拓應該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2017年修訂),不得對被拓的畫像磚石造成任何的破壞。當然,在傳拓的過程當中,面對可移動和不可移動的文物,在可以拓和不可以拓之間可能都存在一種選擇。對于文博工作者來說,在博物館中的傳拓和在戶外考察中的傳拓,與作為一種興趣的傳拓,有著決然的不同。不管是哪一種狀態,不管是在博物館中,還是在戶外的考察過程中,都必須以保護文物為基本的準則。所以,輕重緩急,以及審視其石質狀態,考察是否適合傳拓,都應該有一個基本的判斷。不能因為傳拓把那些已經風化很嚴重的文物再遭到破壞,或者不能因為傳拓的技術不夠而帶來了新的損傷,或者是在新出土或新發現的磚石上初拓而在上面留下很多的墨跡,如此等等,都可能會影響到文物的實際狀態(品相)。

山東滕州漢畫像石墓群發掘現場
山東滕州漢畫像石墓群發掘現場

  傳拓的第一個步驟是把宣紙放在被傳拓的畫像磚石之上,這就有一個宣紙擺放位置的問題。這個擺放的位置不僅是要適中,不僅是要左右居中。適中應該是其位置要有一個很好的視覺觀感,讓人看得舒服,而且這個適中還要注意到被傳拓的圖像將來在紙面上有可能會被其他愛好者題跋。因此,適當預留題跋的位置則是必須要考慮的。

  再就是擺放位置的適度問題。這個適度就是如果這塊磚不是很大,卻用了一張四尺、六尺很大的紙,使得拓本在紙面上的位置非常的小,看著不合比例。這個適度還在于預留它們的題跋位置,也應該和被它的對象相適應。這就造成了一些書畫家在上面的題跋時因為題跋的位置超大,而寫了很大的字在上面,喧賓奪主,不堪入目。所以,適度作為選擇宣紙大小和擺放位置的初期階段,是必須要考慮到的一個問題。

  當然,宣紙放在被傳拓物上應該是位置平正,不偏不倚,也是一個基本的考量。但是,也要考慮到一些被傳拓物的原始狀態可能不是太平正,可能有歪斜的現象,因此,在宣紙擺放的過程中應該考慮到能夠適當注意到糾偏的相關問題,是其能夠通過糾偏而呈現出一種平正的視覺感受。當然,這樣一種技術的要求,以及關系到審美的一些基本考量,要求傳拓者具有較好的審美基礎。只有在一定的審美基礎上,才有可能注意到這樣一個問題。

  面對畫像磚石在經過雕刻之后呈現出來的表面的高低不平,以及作為浮雕、線刻或者是其他方面的問題,在傳拓的過程當中如何保持宣紙的不破損,這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因為這關系到成品的品相。雖然有些人認為拓片將來可能通過裝裱能夠彌補其中的破損問題,但無破損也是技術標準的一個重要方面,因為在現代保留和展示的方式中,不一定所有的拓片都需要裝裱。實際上,為了保留拓片的原始狀態,現在很多展示是追求和原始狀態之間有一種關聯,一般不去裝裱,而使其呈現出那種凹凸不平的感覺,使其表現出原始的狀態。而如果有破損的話,那就會影響觀感。毫無疑問,關于破損問題的提出,可能也要照顧到很多方面,如果是一般的淺浮雕,或者是像一般的畫像石那樣,其雕刻的深度不是很深,那么,做到無破損是比較容易的。而有些高浮雕,比如像山東吳白莊漢墓中的那種高浮雕,如果傳拓要做到完全無破損是很難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這樣的技術標準是建立在除高浮雕以外的一般性的畫像磚石上的。作為一位經驗豐富的拓工,應該能夠把握這樣一種基本的要求。

民間收藏與民間傳拓

  近年來,由于商業化的影響,使得拓片在進入到商業渠道中出現了很多不正常的現象。那么,這就要提出關于傳拓能夠完整、準確地反映畫像的基本內容這一基本的問題。因為各種歷史的原因,有許多畫像磚石在出土或發現之后,圖像并不是很清晰,有的漫漶不清,傳拓的過程當中可能有一個判斷和選擇的問題,而這種選擇包括在主體圖像和背景之間,該拓哪些圖形,或者是哪種紋路,其間都有一個選擇的問題。因此,完整準確地反映畫像的真實情況,應該是傳拓的一個基本的原則。而在現實中,為了造成圖像的稀有性,往往會有一些人為的添加或者省略,這些都是不應該的,不應有的。當然,無意的判斷失誤,可以原諒;但人為的造成或追求,則是需要譴責的。準確而完整的保留畫像磚石的原始狀態,使之完整而準確地呈現出圖像的內容,這是傳拓的最基本的要求。因此,傳拓者的個人素質以及對于圖像理解方面的問題,都有可能無意的添加或者省略,這也是需要注意的問題。所以,傳拓不僅是一門技術,而且需要對畫像磚石有基本的認知,或者應該有一定的研究。

  因為畫像磚石實際上是一種畫像雕刻,那么,在具體的雕刻中有很多的手法,有很多手法的應用,所以,傳拓應該能夠很好地反映畫像雕刻的狀態,以及技法上的特色。關于這一點,需要對于雕刻和相關的技法能夠有所了解,在保證其完整和準確反映圖像基本內容的基礎上,應該進一步提出能夠反映畫像的雕刻狀態,以表現其藝術上的特色。這種雕刻狀態實際上有著多種手法的運用,有時是交互的,因此,這種交互的雕刻狀態可能就不是一般的呈現圖像的問題,包括剔底的方式和方法,會反映刻工的創意和水平;也包括面和線的結合,往往會表現出整體和局部的關系,還能表現地域上的特色。因此,傳拓過程中需要能夠把這些相關的問題都呈現出來,使之更加完善的顯現出畫像磚石的藝術特色。

  最后,當傳拓完成之后,應該審視墨色是不是均勻,濃淡是不是適度。由于在宣紙打濕之后有個晾干的過程,還有晾干的程度,如何把握宣紙的干濕程度,需要實際的經驗。因此,畫面中不出現漫漶,沒有死墨疙瘩,這些問題也是技術中的一些必須的要求。

  近年來,在拓片的流傳過程中出現了一些不正常的狀態,比如有一些根據畫面的內容,把畫面中的形象分成不同濃淡,尤其是把臉部拓的比較淡,以顯現所謂的層次,出現了畫像拓片上濃淡幾種墨色不同的狀態。這樣一種所謂的“創新”,或者被稱為“藝術”的拓片,已經偏離了傳統審美中的核心價值觀。畫像拓本不能用一般繪畫審美的方式,墨色的淡和濃,以及不同濃淡之間的變化,不能因為物象的區別,而使其在畫像拓本上呈現出不同的狀態,從而改變了拓本在審美中黑白的本質關系。無疑,這里并非古代畫論中的“墨分五色”。基于商業的考慮以及一般性的大眾審美的需求,出現如此不正常的狀態,而且此風日盛,形成了當下在拓片拓制和流傳過程中存在的一個突出的問題。因此,現在市面上有著這樣一種說法,把最初的或者是傳統的那種方式稱之為“資料性”的拓片,而把那種分出墨色濃淡的稱為“藝術性”的拓片,這種分法只能說是民間的、商業上的一種花樣。應該說,這不符合漢畫拓本的基本原則和要求。實際上,在業界也不存在“藝術性”和“資料性”的這樣一種差異性。

漢畫拓片的題跋應兼顧到畫面大局,不應成為美學傳達的負擔

  漢畫傳統的拓本形式以及手所呈現出來的藝術特質,這是中國獨有的一種藝術形式,不管如何發展,不管如何去創造,都不能偏離它的核心價值觀和審美的原則。現在還流行一種朱拓,以紅色來炫人,迎合了一部分人不喜歡黑白的興趣。那種用紅色來改善黑白關系,偶爾為之不為過,前人也有過嘗試,也有此愛好。但是,出現了大量的普遍的這樣一種方式,實際上也反映了審美上的一些問題,反映了商業化的一種追求。還有在一幅以黑白為主的拓片中,出現了把其中某一部分圖像用朱拓的現象,形成了極其不協調的畫面。盡管這里朱拓的形象,或是生肖,或是祥瑞,刻意標出來的紅色印記,呈現出了比較俗氣的審美,并侵入到的漢畫拓片的高雅之中。所以,對于這種朱拓的畫像拓片,應該是不提倡,不贊成,不支持。相反,應該用輿論來限制它。要讓更多的人理解漢畫拓本的價值觀和審美的原則,就是在黑白之間所呈現出的那種高古的感覺,那種斑駁的稚拙的制作,包括造型中的各種不拘成法,這正是漢代畫像所呈現出來的藝術特質。因此,漢畫拓本應該傳導、保留它的藝術特質。盡管社會進入到21世紀的現代化社會,可是,拓本這樣一種方式不能因為現代化的發展而改變它的文人特色和審美趣味。因為這樣一種方式是建立在中國獨有的傳統基礎之上,是中國文化和藝術的一個組成部分,是中國文化在歷史發展過程中所積淀的優秀傳統。

  當某一塊石頭,某一塊磚,只有唯一的話,那么,它可能只能供奉在博物館中,或者成為私人的收藏。但是,如果有一些拓本能夠讓不同的博物館去擁有,就能夠讓更多的人去欣賞;如果有一些拓本在民間流傳,也能夠讓不同的人去欣賞,更能夠讓不同的人去題跋、去考證,那么,著名的書畫家、考古學家在這些拓本上留下的文字和筆跡,也就成為重要的學術成果以及特別的藝術遺存,也會成為文物流傳過程中的一段故事,還會成為傳續中國藝術審美中與考古相關聯的一項獨有的藝術和獨有的方式。

  綜合以上,關于漢畫的傳拓應有如下的技術標準:

  一.傳拓應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不得對被拓的畫像磚石造成任何的破壞。

  二.宣紙擺放位置適中、適度。

  三.畫像在拓本中的位置平正,不歪不斜。

  四.拓本品相完整,無破損(高浮雕除外)。

  五.傳拓能夠完整、準確的反映畫像的基本內容,不添加,不省略。

  六.傳拓能夠較好的反映畫像的雕刻狀態以及技法上的特色。

  七.拓本墨色均勻,濃淡適度,不漫漶,沒有死墨疙瘩。

作者:陳履生

編輯:余小雨

上海快3玩法 时时彩技巧论坛 广东时时开奖助手 牛牛棋牌代理 2018 香港开奖記录结果 抢庄牛牛牛安卓版下载 时时彩后一6码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四川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 生肖复式组数公式图 pk10直播开奖直播